产业新闻
  产业新闻
北京八大国企抱团掘金养老
来源:北京商报 | 作者:qqlncy | 发布时间: 2015-09-29 | 1113 次浏览 | 分享到:
人口老龄化、养老机构缺乏,使“养老难”成为北京的一大城市病,各方也不断为此开出药方。昨日,在北京市国资委和北京市老龄产业协会共同举办的“养老产业专题会”上,包括首农、二商、金隅、首开在内的8家市属国有企业签订“养老产业战略合作框架协议”,这也是市国资罕见地以抱团姿态突围养老市场。

人口老龄化、养老机构缺乏,使“养老难”成为北京的一大城市病,各方也不断为此开出药方。昨日,在北京市国资委和北京市老龄产业协会共同举办的“养老产业专题会”上,包括首农、二商、金隅、首开在内的8家市属国有企业签订“养老产业战略合作框架协议”,这也是市国资罕见地以抱团姿态突围养老市场。另据了解,8家公司只是国资企业养老平台的雏形,接下来这一开放平台将吸引更多国企、民资进入,共同求解、掘金京城养老产业。

 

  八大国企

 

  在首次联手出击中,8家市国企公司的合作方向比较简单、明确,主要围绕如何利用既有物业建设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设施,以及依托现有物业开展社区居家养老配送。此次,包括房地、金隅、京煤、首开这4家企业,均为持有物业的公司,而二商、京粮、首农以及一轻则具备食品研发和配送能力。由此可见,各家公司对于此次合作均是有备而来。

 

  数据显示,本市老年人口正在以每年约20万人左右的速度增长,去年底,全市老年人口已超过300万,预计2020年将超过400万。另据统计,北京90%的老年人选择在家养老,所以养老市场庞大。但同时,养老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,面临多重难题待解。

 

  “国有企业进入养老产业是具有一定优势的,此举既推进养老产业发展,也可以与企业转型升级相结合,”市国资委副主任杨秀玲说,“接下来,国企应通过合作,进一步整合盘活存量资源,改造建设社区养老服务设施。”

 

  在杨秀玲看来,市属国企要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,及时把握养老机遇,将传统养老服务业向医疗、健身、文娱等一系列领域延伸,探索大的健康养老产业发展之路,培养新的盈利增长点。

 

  各展所长

 

 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,与此前长期被边缘化不同,受益于今年初《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条例》出台,以及北京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的形势所迫,目前北京市国企对于养老产业热情空前高涨。首农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,拓展养老产业,开展引资合作,已被公司确定为“十三五”重要工作之一。目前首农集团已经拥有多个养老项目,未来还会进一步力推食品进社区等服务。

 

  二商集团也对养老产业野心勃勃。该公司一高管介绍,近年来,该公司注重研发适合老年人的食品,以腐乳为例,研发了木糖醇腐乳等。此前,二商集团董事长孙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透露,未来准备和养老机构合作提供养老配餐,“我们正在进行调研,准备在不同地区、社区设立不同档次的居家养老模式,比如说配餐,会根据不同的人群定制不同的配餐”。另外,二商还想打造医养结合以及候鸟式的养老生态圈。“现在集团正着手在花乡附近建设一家养老院,而养老院正好在天坛医院新址的对面,这就是"医养结合";所谓候鸟式,比如有一些老人冬季希望到南方去过冬,我们就希望和南方的养老机构进行互动。”孙杰称。

 

  因持有物业而参与此次8家国企合作的金隅集团也对养老并不陌生,据悉,在该公司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中,已经有4个小区的社区养老中心开业并使用,总计约200多张床位,该公司还在计划向老年餐桌、入室服务、特需服务延伸。“围绕上半年的"两违"整治,金隅腾退出了大量的房产和土地,非常适合养老产业的发展。”该公司负责人说。京煤集团则透露,该公司将把旗下城区煤场用来发展城市现代服务业,其中养老地产、休闲产业、旅游产业等都是重要板块。

 

  做大市场

 

  长时间以来,外界对于养老产业的一大印象仍旧是“赔本赚吆喝”。对此,北京市老龄产业协会会长翟鸿祥强调,“大家都看到北京养老市场需求巨大,国企进入是共赢,是自身企业转型升级的需要。北京产业结构调整,重要的一步就是要加大服务业的比例,而国企应抓住这一机遇,根据自身特点步入养老服务产业”。同时,她还指出,现在好多散小的民营企业,自身苦寻不到进入路径,但如果通过国企带头以及与国企合作,就可以顺利进入养老产业,大家一起把市场做起来。

 

  杨秀玲也分析,北京市的老龄人口庞大,所以养老产业蕴含巨大商机。推动国企进入养老领域,对于企业加快转型升级和推动首都服务业发展都具有非常大的意义。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市属国有企业在养老产业的计划投资额达到160亿元左右,9家市属国企欲建立超过20个养老项目,计划提供的床位数突破5万张。可以说,市国企正在以养老产业带动生活型服务业的发展。

 

  但同样值得关注的是,养老产业发展尚存不少瓶颈。国务院参事张玉平指出,企业不太容易进社区,与社区养老照料中心对接也不顺畅,更不用说入户服务。另外,在纾解非首都核心功能任务等压力下,很多大型养老项目出现落地难等状况,但也正因此,需要国有企业带头破题,让养老产业更加良性发展。